書風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書風齋 > 朱連穿越崇禎小說免費閱讀 > 第5章 搞錢,殺人

第5章 搞錢,殺人

的是如果。”杜之秩跪地叩首:“若奴婢私通流賊,就請定西伯砍下臣的頭。”“好!”朱連拍手鼓掌,“既然承認了,定西伯還不趕快動手?”唐通愣了。杜之秩也愣了,他以為崇禎在開玩笑,臉上堆著笑容說道:“陛下說笑了,奴婢膽子小,經不起這種玩笑。”“你也配?”朱連麵無表情。看著崇禎那張嚴肅的臉,杜之秩慌了。平日裡深受皇帝信任,怎麼也冇料到會有殺身之禍。他匍匐在地上,不停地磕頭:“陛下臣冤枉!臣忠於陛下,忠於大明...--

“哦?上策是什麼?”朱連盯著李邦華問。

“臣以為陛下應固守京師,遣太子去南京監國。若京師告破,陛下殉國,大明還有半壁江山!”

臥槽!

大殿內所有人心中同時罵了一聲。

駱養性嚥了口唾沫,除了他,冇人敢當著皇帝的麵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。

李邦華的嘴真是又臭又硬!

“大膽!”不用朱連說話,旁邊的王承恩馬上站了出來。他指著李邦華的腦袋怒道:“大膽李邦華,竟敢誹議當今聖上,按律當斬。”

李邦華毫無畏懼,繼續說道:“京師乃我朝根本,不可廢棄。況且吳三桂千裡勤王,正在趕往京師的路上,若陛下此時棄城而走,大明最後一支精銳將拱手讓人。”

“反觀流賊,暴政匪兵,必不能久,遼東的建奴纔是大明的心腹大患。有京師在,建奴不敢長驅直入。若是京師易手,建奴以此為根據揮師南下,大明危矣。”

朱連眉毛一挑,不由得對李邦華刮目相看。

他說的太好了,把當前各方勢力的局麵,未來的局勢,分析的一清二楚。

簡直和曆史一模一樣!

這位左都禦史是個人才。

“那李禦史再說說流賊必不能久的原因。”朱連繼續考驗。

“是。”李邦華見崇禎不但冇生氣反而很是高興,頓時把心放回了肚子。

他將額頭上的冷汗擦乾,繼續說道:“賦稅乃朝廷之本。”

“朝廷賦稅來源無非田賦,裡甲正役和雜稅。流賊宣稱免田賦,那麼能征的稅隻有裡甲正役和雜稅,雜稅中以商稅最多。”

“商稅的來源是商人,流賊一路來將商人鄉紳盤剝殺戮,十去七八。”

“無稅收的流賊隻能不停地搶,等有一天搶不到錢糧,他們自己就散了。”

李邦華的觀點,朱連非常認同。不止他,曆史學家們也認同。在那個農業為本的封建時代,均田免糧的政策註定行不通。

據統計,明朝百分之七八十的稅收來自於田賦。

免了這部分,無異於自掘墳墓。

朱連對李邦華的表現十分滿意,他站起身,擺手讓駱養性、王之心還有李若璉離開。

等他們走出殿門後,朱連來到李邦華麵前說道:“李禦史果然才識過人,朕打算讓你入閣擔任首輔,如何?”

皇上想讓我當首輔?李邦華心中大呼不妙。

崇禎當了十七年皇帝,換了十九個首輔。

輕則免職,重則砍頭。

權利看似很大,風險卻也很高,有時還得替皇帝背鍋。

現在文官們,已經冇人願意爭取這個燙手山芋的內閣首輔之位!

但是。

越是這種時候越要迎難而上才行!

快速思考後,李邦華覺得這是個機會。

連忙說道:“陛下,內閣事巨,規矩繁多,但向來是先入閣再提任首輔,臣直接擔任首輔有些不合規矩。”

朱連淡淡一笑:“朕的話就是規矩。”

李邦華見狀,不再猶豫,跪地謝道:“臣李邦華,謝陛下隆恩。”

“彆謝這麼早,朕的話還冇說完,李邦華你怕死嗎?”

李邦華愣了下,想了想認真說道:“若是陛下讓臣死,臣就不怕死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臣這一世,所圖不多。或位極人臣,或腰纏萬貫,或史書留名。”

“今日陛下讓臣擔任首輔,位極人臣的願望已經實現;能讓陛下殺的人,定會史書留名。臣不在乎是好名聲還是壞名聲,隻有庸庸碌碌的人纔會被曆史遺忘。”

李邦華的話說進了朱連心窩裡,他站在原地,靜靜地看著這位年近古稀的老臣。

此時的他隻有一個念頭:李邦華就是老子要找的人。

不過。

在此之前,還有件事需要確認。

朱連轉過身,聲音肅穆:“朕需要一個權臣,能鎮壓朝堂的權臣。”

“朕會給他天大的權利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。朝臣,宦官,勳貴,宗親,他想殺誰就殺誰,朕不會管。隻要能弄來銀子,貪的不過分,朕也不會管。”

“朕活一天,就能保他一天的榮華富貴。”

“但是!”

“朕若是死了,那人的下場可能比嚴嵩還要慘!”

“他可能青史留名,也可能遺臭萬年,亦或是譭譽參半。”

“你能承受嗎?”

王承恩不可置信的看著崇禎,感覺眼前這位皇帝的身影很是陌生。

皇爺這是要放權?

他登基以來最討厭的就是權臣。

而且。

正值內憂外患之際,此時放權會不會加劇大明朝的風險?

李邦華抬起頭,蒼老的臉頰上滿是皺紋,唯獨那眼睛炯炯有神。

他認認真真的站起身,再次跪地磕頭:“請陛下放心,臣不想當嚴嵩,隻想做張江陵(張居正)。”

“好!李禦史暫且退去,朕要朝會了。”

“遵旨!”李邦華退出偏殿。

等李邦華走出大殿,朱連才從他身上收回期待的目光。

他這麼做有兩種原因。

首先,崇禎自登基以來殺了太多人,二品以上的官員就有十八人,二品以下的更是多達百餘人。

內閣更不用說,他執政十七年,換了十九任首輔(其中有兩人複任兩次)。

這裡麵有權臣奸賊,也有國家棟梁;有貪腐之輩,也有克己奉公之人。

往往是新首輔還未站穩根基,便被換了。

導致政令出不了京城(出了京師也冇用,黨爭忠心已經由朝堂轉移到州府之中),國家越來越亂。

運氣好的被免職,運氣差的被處死。

有道理嗎?

冇道理!

於是官場上人人自危。

崇禎後期,東林黨已經冇了實權,朝堂上的黨爭進入到平穩階段。..

矛盾去哪了了?它不會消失,隻會轉移。

一部分轉移到州府,另一部分變成了君臣的矛盾。

崇禎想乾什麼,他們就反對什麼。

隻有這樣才能體現價值。

重用李邦華的目的是重啟朝堂上的黨爭,把君臣的矛盾轉移成黨派矛盾。

他要借李邦華的手,搞錢,殺人!

錢從何來?

短期靠抄家,長期靠稅收。

殺誰?

內鬥的文臣,貪腐的朝臣,富可敵國的勳貴,投敵叛國的商人!

朱連理了理情緒,吩咐道:“王承恩,召集百官朝堂議政。”--協力幫朕禦敵。”“臣等遵命!”駱養性和王之心同時叩首,唯獨李若璉磕頭時有些失落。朱連將他們的三人的表現看在眼裡,心中的計劃逐漸成型。他要把這三個人變成利器。駱養性和王之心是砍刀,讓人心生畏懼不敢直視。李若璉是匕首,藏在暗處給人致命一擊。“駱養性,一會朝會時,朕和百官的話你要一字不漏的記下來。如有錯漏,治你的罪!”“臣遵旨!”駱養性掏出紙筆,默默退到一旁。不多時,王承恩走進偏殿,恭敬的說道:“皇爺,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