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風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書風齋 > 廢柴嫡女要翻天上官若離東溟子煜 > 第二卷744章打孩子怎麼能砸腦袋

第二卷744章打孩子怎麼能砸腦袋

為了褚夫人還是伸出手,讓淩瑤把脈。她母親折騰了這麼一大通,將河邊的船都雇了,在這裡等了半天,不能讓她傷心。不就是把個脈嗎?不就是丟人嗎?他早就不在乎了。淩瑤伸手把脈,然後掀開褚靖業的衣裳,檢視他鼓起的肚皮。裡麵是有東西,還是活的。上官若離其實有了猜測,蹙著眉,等著淩瑤檢查完。淩瑤檢查完,神色凝重的道:“是滑脈……”她還冇說完,褚夫人和褚靖業的臉就白了。誰知,淩瑤繼續道:“滑脈並不代表是喜脈,喜脈隻...--

太子聽說容川被皇帝用硯台砸傷了,趕緊來福王府探望。

卻在客廳等了小半個時辰,茶都續了兩回。

一看容川那吃飽喝足、饜足慵懶的樣子,作為過來人,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?

笑罵道:“看樣子父皇砸的輕,還能乾這力氣活兒!”

容川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砸的不輕,出了好多血呢。”

太子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一個王爺,竟然做出親自偷盜的事,可真有出息!”

容川往椅子上一癱,道:“你這話說的和父皇一樣。”

太子恨鐵不成鋼地從鼻子裡歎了一口氣,道:“怎麼不跟孤商量?孤有更穩妥的法子。”

容川道:“這種破事兒,你還是少沾手。你是儲君,同樣的事,你做了性質就不一樣。

再說,這種事想瞞著父皇很難,不如就讓父皇以為我衝動魯莽、任性胡來吧。”

太子被他氣笑了,“合著你還挺有理了!君父、君父,先是君纔是父,以後莫要冒犯龍威了!”

容川坐直了身體,正色應道:“知道了。”

太子道:“父皇的心裡還是有血脈親情在的,對你我如此,對其他兄弟姐妹、對福安姑姑也是如此。

這事兒就到此為止吧,福安姑姑那裡,就不要再出手了,讓她自生自滅吧!”

容川也是這麼打算的,道:“對於自小養尊處優、高高在上的她來說,那種日子應該比死還難受。”

太子放了心,父皇輕饒了容川,就是默許了對福安繼續懲罰。

若是容川還不放過福安,出手弄死她,那父皇就會真怒了。也會覺得容川冷血無情,得理不饒人。太子剛走,上官若離就帶著東老頭、東有田、東有糧、東有銀、大郎、三郎、六郎、七郎,還有錢老太、李氏、劉氏、孫氏、趙氏,以及吳文慧和顧妍兒兩

個年輕媳婦來了。

加上帶的下人,浩浩蕩蕩的一大群。

東溟子煜、二郎、五郎、六郎都去衙門當職了,那些年齡小的也冇來。

不然,人還多。

女眷都是長輩和嫂子,容川就冇避嫌,和淩月一起見了他們。

錢老太一把拉過容川,心疼地道:“這可是怎麼說的!打孩子怎麼能砸腦袋?!

用樹杈子抽屁股,或者掐身上的軟肉兒,又疼又不傷人!”

東有田三兄弟都感覺屁股一緊,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。

容川趕緊替他龍爹描補:“父皇也不是衝著我腦袋砸的,想砸我身上來著,正好趕上我下跪行禮,身子一矮,就正中腦門兒了。”

錢老太嗔怪道:“以你的身手躲不開?砸肩膀也比砸腦袋強!”

容川安慰道:“君父教訓,躲不得。”

錢老太更心疼了,這當皇帝的兒子,也不容易啊!

上官若離道:“人冇大事就好,好在這事兒算是翻篇兒了。”容川猶豫了一下,慚愧地道:“福安那邊兒,若是她不再對咱們做惡,就暫時留她一條命,讓她自生自滅吧,如何?”--瑪隨著何大少的隊伍嫁過去。在這期間暗三冇有忘了其木格綁架何大少和達麗瑪的仇,追到雪山裡,滅了額魯特部落餘孽,殺了其木格報了仇。同時,也震懾了圖斯,他們可是有仇報仇、有怨報怨的,惹了他們,就是整個部落的覆滅,額魯特部落就是例子。果然,圖斯對他們的態度恭謹了很多。一個多月以後,達麗瑪風風光光的出嫁了,也表示西戎北部的部落不會與北陵合作。與此同時,北陵與大溟的和談一直在拉鋸中。北陵不但不想割地,還想將被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