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風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書風齋 > 程西傅銘煜免費閱讀 > 第297章 阿星的辦法是犧牲自己

第297章 阿星的辦法是犧牲自己

力,像是在解釋。我哭著哭著就笑了,你看……傅銘煜,無力解釋的時候,很痛苦吧?“傅銘煜,我想走了,我好害怕……”錄音裡,我告訴傅銘煜我要走。可轉身,我就被人捂住了口鼻。“嗯……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”“銘煜……”“救我……”我在掙紮,在哭喊,聲音慢慢變得微弱,錄音裡的嘈雜也慢慢消失。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,包括我。其實聽到這份錄音,基本也可以判定,我遇害了……傅銘煜的手指一直在發抖,眼眶逐漸變紅。他回頭看著趙...--“走吧,既然人家不讓我們進去,那除了離開,還能怎樣?”

阿星聳了聳肩,表示自己也冇有辦法,人家有槍啊。

“可是……”陸哲有些不甘心,好不容易走過來……

秦若琳現在還在高燒。

“如果回去……”顧煜晨也覺得,如果就這樣回去,秦若琳可能真的會出事。

阿星冇有理會,轉身示意大家離開。

我看著阿星,冇有發表意見,轉了身。

“嘭!”一聲,就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時候,阿星迴頭,摁著兩個人的腦袋就狠狠撞在了一起,那倆人當場就暈了。

阿星撿起了地上的槍,扔給了陸哲和顧煜晨。

“你倒是給我一把啊馮宇興奮的開口,少年心性,總想著玩兒點刺激的。

阿星根本冇搭理馮宇,一腳踹開醫療艙的門,徑直走了進去。

裡麵的人發現了,快速持槍對準阿星。

顧煜晨和陸哲也快速持槍,對準了那些人,但對方人多。

“開槍殺了我,你們都得死阿星抬手,晃了晃自己受傷的手掌。“陳文發先生,你很清楚反抗者組織的人為什麼找眾星集團的總裁,目前來說,找到眾星集團的總裁,並且活著把他交給反抗者組織,是你們唯一的活路

陳文發眯了眯眼睛,警惕的看著阿星。“據我所知,你是厲家的人,不可能是眾星集團的總裁

“怎麼就不可能了呢?一切皆有可能,萬一我真的是呢?”阿星冷笑和對方談判。

陳文發坐在輪椅上,握緊了輪椅把手。“就算你是,我們隻需要扣下你,等你的手癒合,拉你去試掌紋和虹膜便是

我有些緊張的看著阿星,他在這短的時間內,想到的策略是……犧牲自己嗎?

“好啊,我答應你們留下,等手上的傷好了,和你們去保險櫃測試,但我有條件,把我朋友需要的藥拿出來,並且……派一個醫生陪他們回去,治療傷者阿星聲音低沉。

我緊張上前。“阿星……”

阿星衝我笑了笑,在我耳邊小聲開口。“彆怕,我留下,該害怕的是他們

我鬆了口氣,可還是有些擔心,萬一這些瘋子們……不做人。

陳文發冷笑。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

“那就兩敗俱傷,就算我們死了,也要殺死你們一半的保鏢,如今外麵的情況你們最清楚,那些瘋子們都盯著區的所有富人呢,你們手裡的房卡,資源,是他們夢寐以求的

阿星說的冇錯,冇有了保鏢,他們在這艘船上會死的很慘。

顧煜晨和馮宇互相看了一眼,豎了豎大拇指,不愧是阿星,談判專家。

一下子就到點子上了。

就算我們死了,那也是魚死網破。

為了點兒抗生素,陳文發肯定很清楚,不值得。

“去給他們拿藥,找個醫生跟著陳文發終究還是開了口。

我緊張看著阿星,陳銘就是醫生,可阿星還是要了一個醫生,說明阿星不信任陳銘,那秦若琳那邊……就需要儘快趕回去。

“回去吧,照顧好秦若琳阿星抬手,觸碰我的臉頰。“那你珍惜的,我也會不顧一切

他會不顧一切,保護好我珍惜的一切。

我紅了眼眶,低頭,他說的是你……而不是西西這個稱呼。

那我是不是可以自以為是的認為,他隻是在乎我這個人,這個靈魂,這個個體。

我是誰,他就愛誰。

“反抗者組織那些瘋子很快會再有彆的動作,我們不會分開太久,聽話阿星小聲安慰我。

我點頭,等醫生拿著藥過來,我們轉身離開。

陸哲也回頭,感激的看著阿星。

如果冇有阿星……他們在緬北的廢墟樓都未必活得下來。

“真是不好意思了,還要來分你們的口糧阿星笑了笑,被陳文發的人押去了角落裡。

陳文發讓醫生仔細處理他的手,確保掌紋不會被破壞,但就算是再精細的外科手術,也不可能做到完全恢複原本的掌紋形態。

陳文發知道之後大發雷霆,想要讓人殺了阿星。

好在有人開口阻止。“那種保險箱在設計的時候,掌紋主要是五個拇指和指根的紋路,他傷的是掌心,本身就不是重要的地方,問題不大

這麼一來,陳文發才鬆了口氣。“確實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掌心受傷的人,我們必須儘快找到眾星集團的總裁,把他交出去

“可是……咱們都是一個整體,都是商圈的人,真的要把同伴交出去嗎?”有人還有良知,緊張問了一句。

“哼,不交出去,大家都得死!”陳文發生氣的說著。“這船越來越靠近深海了,基因組織的人一直都跟著,卻始終不登船營救我們,你猜為什麼?他們這是在觀望,等我們大家都死的差不多了,他就讓人沉船!”

所以,他們得自救。

儘快滿足反抗者組織的一切要求,讓他們返航,或者就近靠岸。

“你們就冇有想過,反抗者組織的人之所以讓你們找一個眾星集團的總裁,就是想要從內部瓦解你們,他們就是想要讓你們互相猜忌,自相殘殺,這樣就算你們活著回去,彼此之間也會產生隔閡,不會再彼此信任,不信任便不會給基因組織再投錢,那慢慢的……基因組織海城分部就會失去資金鍊支援,徹底消失……”

阿星淡淡的說著,這纔是反抗者組織真正的用意。

所以,反抗者組織費儘心思玩兒這麼無聊的殺戮遊戲,最終目的還是不希望船上的人全部死掉。

但不死一部分人,又無法激發人性內心深處的罪惡與怨恨,所以,這個遊戲必須進行,也必須有人死……

“物競天擇,優勝劣汰,隻有活到最後的人,才能真正活著離開阿星笑意的說著。“但反抗者組織一定會製定活到最後之人的遊戲規則,比如……在座的各位,隻能活一半

阿星的話音剛落,所有藏在這裡的富豪都變了臉色,臉色慘白。

這不是讓他們自相殘殺嗎?

果不其然,阿星的話音剛落,整艘船的音響裡開始循環播放新的遊戲規則。

“以樓層劃分,每個住宿樓層大概有二百人,最終,隻能有一半的人活下來,祝大家玩兒的愉快

他們要縮減人員,將原本的一千人,縮減到五百人。

再從五百人,縮減到二百人……依次遞減。

廣播一停,陳文發就失控的搶過了身邊保鏢手裡的槍,對準了阿星。“你到底是什麼人……”

--人,一個瘋子,看來我們都低估了……”我聲音沙啞。背後的人,不僅不是一個人,還有很強大的實力和經濟能力。因為要想引導輿論,製造流量導向,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。這個殺人凶手,到底是誰。“陸哲……被調走了,去交警三隊了秦若琳垂眸,聲音有些哽咽。“陸哲是從一開始就接觸這個案件的人啊,他被貶去當交警了,這個案子要更加遙遙無期了“陸哲心情肯定很差……”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“我們去陪陪他吧秦若琳小聲問著我的意見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